您當前所在位置:

煤電聯動機制與標桿電價正式謝幕 計劃電邁向市場電

來源:澎湃新聞  撰稿人: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9日 瀏覽:
摘要:

  在中國電價政策體系中唱了多年主角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與標桿電價機制退出歷史舞臺,取而代之的是更為靈活、帶有浮動空間的市場化定價。對于近年來經營承壓、虧損面超過50%的煤電行業而言,新機制意味著短期內煤電電價仍有下行壓力,從長期看,由行政定價向市場定價的過渡或令煤電企業面臨更激烈的“廝殺”。

  9月26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決定完善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形成機制,促進電力市場化交易,降低企業用電成本。具體而言,為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深化電力體制改革部署,加快以改革的辦法推進建立市場化電價形成機制,會議決定,抓住當前燃煤發電市場化交易電量已占約50%、電價明顯低于標桿上網電價的時機,對尚未實現市場化交易的燃煤發電電量,從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現行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

  其中,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確定,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具體電價由發電企業、售電公司、電力用戶等通過協商或競價確定,但明年暫不上浮,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同時,居民、農業等民生范疇用電繼續執行現行目錄電價,確保穩定。

  上述政策的出臺并不意外,延續了電力體制改革的改革精神,屬于過往政策的自然延伸。放在2018年、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兩次提出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的大背景下,浮動電價新機制提出“2020年電價不上浮”,因此將進一步降低下游一般工商業用電成本。

  2002年電力體制改革之后,逐漸形成發電、輸電、售電三個環節的電價。發電與電網之間構成上網電價,電網與終端電力用戶之間形成銷售電價。上網電價,簡而言之是指發電企業賣給電網公司的電力價格。銷售電價則囊括了上網電價、輸配電價、輸配電損耗、政府性基金及附加。2004年,標桿上網電價和煤電價格聯動機制正式出臺,并曾在2005年和2006年觸發兩輪煤電聯動。第一版煤電聯動機制的設計初衷是一項緩解火電企業因煤炭價格上漲而采取的過渡性舉措,上網電價與煤炭價格聯動、銷售電價與上網電價聯動,若一定周期內平均煤價比前一周期變化幅度達到或超過5%,則相應調整電價。

  但在實際執行中,這一用來解燃“煤”之急的政策生不逢時地遭遇電煤價格大幅走高,電價調整卻遲遲未能出臺。2012年、2015年,煤電聯動機制經歷兩度完善修改,但煤電價格矛盾始終無法疏解。鑒于電價的敏感性和煤炭下游行業的復雜性,上網電價的調整往往是配合整體宏觀經濟發展、通盤考慮的結果,從“計劃電”、“市場煤”到“計劃電”、“長協煤”,煤電聯動政策執行往往滯后,電價與煤價變化不同步,價格傳遞機制難以建立。

  標桿電價從還本付息電價、經營期電價一路沿襲改良而來,究其本質仍是政府定價。有電力業內人士曾對此總結道“標桿電價和煤電聯動都很有理、有解,但合在一起,卻很無理、無解。標桿電價首先是為某一時期的平均建造成本設置標桿,可現在這一電價更多地擔當與建造成本無關的燃料成本聯動的重任。由于建造成本、基礎電量和燃料成本因素混合作用,使得上網電價調整標準混亂。”

  今年6月底,國家發改委印發的《關于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的通知》就已提出,鼓勵電力用戶和發電企業自主協商簽訂合同時,以靈活可浮動的形式確定具體價格,價格浮動方式由雙方事先約定。除居民、農業、重要公用事業和公益性服務等行業電力用戶以及電力生產供應所必需的廠用電和線損之外,其他電力用戶均屬于經營性電力用戶。

  在地方實踐上,江西省先行一步,于今年1月提出以32家年用電量達到4000萬千瓦時及以上的水泥企業為試點,鼓勵與發電企業建立“基準電價+浮動機制”的市場化定價機制,直接向發電企業購電,促進市場雙方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實現交易電價的“能升能降、隨行就市”。當發電企業發電成本在雙方約定周期內降低到一定比例時,將傳導更大讓利空間至電力用戶;反之,電力用戶將與發電企業共同承擔發電成本上漲的風險。

  引入“基準+浮動”的新機制還原了電力作為商品的消費屬性,定價的主動權讓渡給市場,煤電電量將迎來全面市場化交易時代。但對于近年來因煤價偏高、設備利用小時數降低、市場交易電量占比擴大變相降低電價等原因而承受巨大經營壓力的煤電企業來說,仍然樂觀不起來。有資深發電行業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短期內煤電企業依然承壓,長期具有不確定性,關鍵取次于過剩的電力市場能否改變、煤價是否仍然高位震蕩、清潔可再生能源是否高速發展。

  卓創資訊煤炭分析師張敏、荊文娟認為,基于目前煤炭市場供需格局不斷偏寬松,電力市場化程度提高后,對煤炭市場來說是利空,煤價后期將承壓下行。“對發電企業而言,后期盈利空間會有收縮。政策中明確指出,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確定,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明年暫不上浮,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浮動電價的上漲幅度小于下跌幅度,而且2020年電價只能降不能漲,政策導向不利于燃煤電廠,燃煤發電企業要下調上網電價,電價下調后燃煤電廠的盈利能力會進一步降低。燃煤電廠盈利水平下降后,就只能打壓煤價。”

  國金證券研究所環保與公用事業團隊在研報中稱,浮動價格機制或需將煤電定價權下放到地方。過去,各省市自治區“標桿上網電價”一直由國家發改委制定,“基準價+上下浮動”機制下,由于各省市自治區電力供需結構、煤價存在較大差異,國家層面難以應對頻繁變化,或將放權至地方政府根據各地的供需平衡與經濟發展情況決定“浮動價”聯動機制。

責任編輯:上游
分享文章到:
0
瀏覽次數:
】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職能部門
  (一)組織編制建材工業發展戰略、建材工業每個五年的發展規... [詳情]
  (一)負責匯總各主要產業規模以上的建材會員單位的資產總量... [詳情]
代管協會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68332654 [詳情]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88084883 010-88084806 [詳情]
直屬單位
北京市朝陽區管莊東里甲1號
010-65761515 [詳情]
直屬分會
  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混凝土外加劑分會(簡稱“中國混凝土外加... [詳情]

  為了更好的發揮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的橋梁和紐帶作用,繁榮中... [詳情]

ICP備案編號:京ICP證1100091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072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電話:010-57811569 建筑材料工業信息中心承辦
黄瓜视频官网-黄瓜app官网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